• 丁点儿股份三重要供应商蹊跷“巧合”连续发生

    同一天成立、同一天增资、注册资本分毫不差

    主营业务为川味特色调味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四川丁点儿食品开发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丁点儿股份”)近日向深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拟募集资金约为4.30亿元,用于标准化川味调味料研发、生产基地扩能技改项目和营销服务体系建设项目。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向IPO发起冲击的丁点儿股份,其三家重要供应商竟然“不谋而合”地于同一天成立,注册资本又“不谋而合”地一致,而且注册公司一年后更“不谋而合”地在同一天将注册资本增加到同一金额,如此多的不谋而合之事连续发生,背后有无蹊跷难免引人瞩目?此外,记者当时登录丁点儿股份官网时发现,其当时使用的中国示意地图还存在问题。

    成立当年即成为前五大供应商

    作为一家川味特色调味料企业,丁点儿股份的一大主导产品是川味特色花椒调味品,其花椒油产品是公司的拳头产品之一。

    根据招股书,2017-2020年1-6月,公司川味特色花椒油的销售金额分别为6976.83万元、6767.39万元、6905.33万元、2305.74万元,在主营收入的构成占比分别为37.25%、 34.97%、 31.45%、32.72%(见图一)。

    图一

    除此以外,公司的其他调味料还包括熟制花椒等,而在花椒调味品的制作过程中,鲜红花椒是重要的原材料之一,可以说,鲜红花椒的采购品质对于公司产品有着直接的影响。

    2017-2019年,丁点儿股份对鲜红花椒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977.68万元、2990.82万元、1870.40万元,在采购金额中的占比分别为17.52%、22.48%、18.35%,在所有原材料的采购中占比最高。由于鲜红花椒采购主要集中于每年7-9月份的成熟季节,2020年上半年丁点儿股份对其采购金额暂时为零(见图二)。

    图二

    在2017-2019年度公司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上,有多家鲜红花椒企业榜上有名。2017年,汉源县化丰坚果种植专业合作社/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进入榜单,分别位于第三名和第五名,丁点儿股份分别向其采购719.23万元、595.97万元,在采购总额中的占比分别为6.37%、5.28%。

    2018年,丁点儿股份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上又出现两家鲜红花椒公司——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江军商贸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分别位列第二大和第四大供应商,公司分别向其采购1455.36万元、643.03万元。

    2019年,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再次进入榜单,仍然位列第二大供应商,公司向其采购788.09万元,占当年采购总额的7.73%(见图三)。

    图三

    如果具体到鲜红花椒这一单一原材料的采购,汉源县化丰坚果种植专业合作社/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江军商贸有限公司则始终位列公司2017-2019年度鲜红花椒前五大供应商,2017-2019年丁点儿向上述企业合计分别采购1714.70万元、2180.08万元、1356.21万元,分别占公司当年鲜红花椒采购金额的86.70%、72.89%、72.51%(见图四)

    图四

    值得一提的是, 企查查显示,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江军商贸有限公司这三家供应商都成立于2017年6月。而此前招股书介绍,鲜红花椒采购主要集中于每年7-9月份的成熟季节,这意味着上述三家企业在成立之后不到一个月,就进入了该品类的采购旺季,而且三家企业在当年齐齐杀入“鲜红花椒”供应商的前三大名单,且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同时还在2017年进入了丁点儿股份前五大供应商名单。

    为何这些公司在成立后的两三个月就能成为公司重要的供应商?公司在选择重要供应商方面的标准是什么?对采购产品又如何进行品控?

    在招股书中,丁点儿股份表示,2010年起上述三家企业的实控人曾协助公司在当地收购花椒,2016年起以合作社形式合作,2017年起开始以公司形式合作。

    蹊跷“巧合”连续发生

    更值得一提的是,成立当年就“霸占”丁点儿股份鲜红花椒前三大供应商榜单的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江军商贸有限公司这三家公司,竟然都是同一天成立(见图五)。

    图五

    根据企查查数据, 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公司成立于2017年6月12日,成立时法人代表为李华,成立时注册资本为3万元,其中李华出资1.5万元、李曹清出资0.6万元、李洪贵出资0.9万元。

    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也是2017年6月12日成立,成立时注册资本也是3万元,也有三位股东,“出资额”的配比也与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相同,其中沈俊福出资1.5万元、沈忠鑫出资0.6万元、陈秀群出资0.9万元。

    更巧的是,汉源县江军商贸有限公司竟然也成立于2017年6月12日,成立时的注册资本同样也为3万元,股东也为三人,分别为李德洪、冯丽、姜燕。而上述三位股东还同时在汉源县顺溜溜花椒种植专业合作社任职,该企业于2017年5月15日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然而成立两个多月后便于2017年8月8日注销。

    有意思的是,汉源县顺溜溜花椒种植专业合作社注销的同一天,2017年的8月8日,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变更公司高管和法人代表,企业法人代表由李华变更为李曹清,而李华和李曹清是夫妻关系。

    而一年多后,2018年8月21日,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投资人股权出现变更,注册资本增至84万元,变更后,李华出资额为25.2万元、李曹清出资金额变为42万元、李洪贵出资为16.8万元。在一年前已变为该公司新法人代表的李曹清也在此次增资中成为第一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丁点儿股份供应商中,与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合并统计的汉源县化丰坚果种植专业合作社其法人代表也是李华。

    此后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2018年8月21日这一天,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汉源县江军商贸有限公司也齐齐出动,进行投资人股权变更。上述两家企业的注册资本也出奇一致地与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一样增至84万元,而且汉源县伊鑫商贸有限公司三位股东增资后的股权投资金额仍然与汉源县治华商贸有限公司“保持”了相同的配比,其三位股东分别投资42万元、25.2万元和16.8万元(见图六)。

    图六

    丁点儿股份关于三家供应商控制人均是早年协助公司在当地收购花椒的说法,可能难以解释三家注册地址完全不同的企业为何会在同一天同步成立,初始时的3万元注册资金为何又会完全相同,为何又会都一年后的同一天完成增资,而且增资后的注册资本又完全一致,甚至有两家企业的股东们出资金额都采取了“同样的配比”。它们无论是时间线上的出奇一致,还是增资过程中出奇的“整齐”步调,都给人三家企业仿佛“一致行动”的“一致行动人”般即视感。

    这三家供应商的负责人或重要管理层是否曾是丁点儿股份的前员工?公司与上述三家企业之间是否存在代持或关联关系?三家企业之间是否又存在关联关系?三家公司的注册、增资背后是否在统一力量推动下进行统一操作?如果三家公司之间有“联合行动”,丁点儿股份对上述三家鲜红花椒的采购占比报告期内合计持续超过70%,是否意味着对上述三家企业形成了鲜红花椒采购依赖?

    就此,《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丁点儿股份,截至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此外,对当时公司官网使用的中国示意地图所存在的问题,记者将继续关注。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

    鲤鱼乡 搡老熟女| 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 韩雪好紧好爽再浪一点| 色爽交视频免费观看| 制服丝袜中文丝袜a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