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科恒泰IPO:重要分销商行贿被罚后注销

    曾经IPO折戟的国科恒泰(北京)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科恒泰”)又“回来”了——日前向深交所递交招股说明书,向IPO发起新一轮冲击,拟登陆创业板,并拟募资6.16亿元,除其中投入第三方医疗器械物流建设项目、信息化系统升级建设项目之外,欲用4.00亿元补充流动资金,显示出对资金的渴求。

    《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发现,报告期中,国科恒泰的多名重要分销商申请注销,2017-2018年前五大供应商之一的上海寅开贸易中心在注销前,更曾因贿赂受到行政处罚,其行贿事件与拓宽脊柱内固定系统的销售市场有关,而该企业恰为国科恒泰分销骨科材料。

    重要分销商曝行贿事件后“注销”

    作为一家医疗器械领域的供应链综合服务商,国科恒泰的销售渠道建设是公司经营发展中重要一环。根据招股书,国科恒泰的销售模式为直销模式和分销模式,2017-2020年1-6月,公司分销模式的收入分别为21.61亿元、31.67亿元、39.72亿元、18.24亿元,销售占比分别为93.58%、87.70%、75.84%、65.36%,分销模式在公司的营销中占据了绝对大头。分销商的能力和稳定性对国科恒泰发展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企查查却显示,国科恒泰的多家重要分销商在此次IPO报告期内被突然注销,其分销商违法违规事件更是“接二连三”地发生。

    根据国科恒泰披露的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分销商(见图一),江西同恒祥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西同恒祥”)与江苏时冉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北京佳世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合并统计后进入国科恒泰2019年第二大分销商。国科恒泰2019年合计向第二大分销商销售金额为6062.16万元,其中对江西同恒祥的销售金额为7.04万元。企查查显示,江西同恒祥为国科恒泰分销血管介入类材料,在2016年2月18日—2017年12月31日期限间,因采取偷税手段,不缴或少缴应纳税款172.46万元,被江西省吉安市税务局稽查局处以追缴税款172.46万元并处于82.63万元的行政处罚。而且其在2020年11月23日注销(见图二)。

    图一:招股书截图

    图二:企查查截图

    2017年,公司第四大分销商之一的上海德卉经贸中心,为公司分销骨科材料,公司向其及上海德陆经贸中心等6家企业合计实现销售2831.35万元,而上海德卉经贸中心也在报告期内被申请注销,企查查的数据显示,上海德卉经贸中心的注销时间为2017年12月25日(见图三)。

    图三:企查查截图

    更令人震惊的是,国科恒泰2017年度、2018年度的第五大分销商之一的上海寅开贸易中心,该企业更曾因贿赂交易受到行政处罚,而行政处罚书对该事件的描述为——该企业人员为了向南京XXX医院销售脊柱内固定系统,由当事人的市场主管李X购买了2瓶500ML的53度飞天茅台酒赠送给南京XXX医院负责采购医疗器械产品的负责人刘XX医生,希望刘XX医生能选择当事人作为南京XXX医院脊柱内固定系统的供货商。当事人购买上述茅台酒共计花费人民币2998元,购物发票号码为82503963。

    行政处罚书显示,上海寅开贸易中心主要从事三类医疗器械——脊柱内固定系统的经营。上述脊柱内固定系统由美国XXXXXX XXX USA, Inc. 生产,国内总代理为XXX (上海)管理有限公司,医疗器械注册证编号为国械注进20173460615,产品名称为脊柱内固定系统VERTEX Reconstruction System, 产品型号规格为6900120、6900240、 6900270、 6900280 等。当事人销售的上述脊柱内固定系统是向XXXX (北京)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采购。

    因为该行贿事件,上海寅开贸易中心在2018年8月9日被上海青浦区市场监管局处以5万元的???。随后,上海寅开贸易中心于2019年1月17日申请注销(见图四)。

    图四:企查查截图

    除了上述三家报告期内注销的分销商,记者发现,国科恒泰2018年、2019年第四大分销商上海悦芬商贸有限公司同样存在违规事件,其曾因未经许可擅自变更医疗器械仓库地址于2019年2月26日被上海市杨浦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万元(见图五)。

    超六成募资拟补充流动资金

    招股书显示,国科恒泰拟募资6.16亿元,其中拟投入第三方医疗器械物流建设项目5947.90万元、信息化系统升级建设项目1.56亿元,以及补充流动资金4.00亿元。

    国科恒泰拟募资超过60%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显示对资金迫切渴求的背后,是国科恒泰的报告期内负债总额一直持续攀高,资产负债率始终高位“运行”。

    数据显示,2017-2020年1-6月,国科恒泰负债总额分别为18.33亿元、27.30亿元、37.50亿元、46.25亿元,合并口径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4.05%、84.87%、76.94%和 79.88%,流动比率分别为 1.17、1.16、1.26和1.22,速动比率分别为0.32、0.40、0.58 和0.61。连国科恒泰自己也不讳言:“若未来银行贷款政策全面收紧或银行利率大幅提升,或者公司不能获得长期资金来源和其他融资保障措施,使得公司经营资金出现短缺,则可能影响公司的稳定经营?!?/p>

    与此同时,2017-2020年上半年,国科恒泰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分别为-2.71亿元、-5.22亿元和-4.64亿元,-9156.60万元,持续为负的经营性现金流,显然并不利于公司持续扩张。

    国科恒泰在债务高企的情况下,2017-2020年上半年,分别实现净利润7437.91万元、9348.61万元、1.49亿元、3679.65万元。在看似喜人的净利润增长幅度背后,其实靠的是上下游的返利政策的推动。

    根据统计,2017-2020年上半年,公司冲减主营业务成本的价格优惠返利和平台价差补偿返利的合计金额分别为4819.58万元、6859.56万元、1.14亿元和5858.34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毛利总额的18.75%、17.94%、19.64%和21.05%,占当期净利润的45.73%、52.67%、54.53%和113.14%。

    招股书显示,国科恒泰供应商波士顿科学从2019年4月1日起,对国科恒泰各产品线额外提供采购季度返利;供应商美敦力从2019年4月27日起,给予国科恒泰脊柱产品线的季度返利比例从2%提升至7%,而后进一步提升至8.5%。也恰是在2019年,在两大供应商返利力度提升之后,国科恒泰的净利润在这一年突然爆发式增长60.15%。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是靠返利“撑”起的业绩,目前还将面临“带量采购”带来的新挑战。

    2020年10月,国家组织高值医用耗材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国家组织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文件(GH-HD2020-1)》,带量采购政策以冠脉支架作为切入点开始逐步实施,国科恒泰的供应商波士顿科学的两款冠脉支架产品中标,在本次国家集采带量采购总招标量为107.47万条,最终的中标量为69.68万条,其中波士顿科学中标两款产品,分别为铂铬合金依维莫司洗脱冠状动脉支架系统以及依维莫司洗脱冠状动脉支架系统,占中标数量比重为13.22%。

    根据国泰恒科测算,2019年及2020年1-6月公司对上述中标产品的销售收入为2.94亿元、1.24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58%与4.41%,毛利额在2019年及2020年1-6月分别为3387.42万元、1318.90万元。根据带量采购的中标结果,如果公司仅配送波士顿科学产品,则预计在2021年的相关销售收入为3536.64万元,较2019年全年下降87.98%;预计在2021年的毛利额为352.39万元,较2019年全年下降89.60%。

    上海寅开贸易中心行政处罚书中所示“向XXXX (北京)医疗科技有限公司采购脊住内固定系统”,是否为向国科恒泰采购?其行贿事项是否是因为要拓宽该脊柱内固定系统的销售市场?国科恒泰的分销商屡遭行政处罚,公司对此是否知情?公司究竟如何对分销商经营进行有效管控?公司针对行业内多发的行贿问题是否已建立有效的内控审查制度?公司多家重要分销商在报告期内注销的原因是什么?是否和其违法或违规事项有关?如果按带量采购的中标价格来计算,预计将对公司的净利润产生怎样直接影响?就上述问题,《大众证券报》明镜财经工作室记者致电并致函国科恒泰,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记者 尹珏


    编辑:newshoo

    相关阅读:

    鲤鱼乡 免费观看性欧美大片| 日本又黄又粗暴的gif动态图| 国产精品色吧国产精品| 男人下部进女人下部|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